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暗涌【二】【霆Bill 】




少年仔心事重重,好不容易心上人应下同他回家,都不知讲什么好。一路都只盯住他脸发呆,讲一些无关痛痒话题。并肩走手不小心碰到他都会好害羞,慌慌张张岔开话题。


“我发左工资,你钟意食乜啊,旺角附近新开茶餐厅你仲唔中意?”


“你阿婆上身?我都话乜都唔食,去旺角,你不怕被霆哥找上门?”


bill瞥他一眼,嘴角一边上扬又正视前方摇摇头感叹后生仔天真。看他闭嘴失落样子又开口道。

“你不是讲你手艺都好好,去你间房做面俾我食咯。”


阿宝一听立刻上前一步点点头。

“好啊好啊,你钟意食我就做俾你食。但是只是很普通的面……我怕你食唔惯。”

bill伸手摸上手腕的橡皮筋,带的时间有点长所以已经松散开来。他突然想起细佬整日讲。带住皮筋就可以返屋企。


可惜都已经回不去。

就这样想着眉间柔和些,也愿意同阿宝讲一些别人不知的事。

“我好小嘅时候,家中都不富裕,阿妈钟意做汤面俾我同细佬食,那时傻仔总偷偷把荷包蛋塞给我,他话阿哥靓仔又聪明的过他,荷包蛋俾他吃都是浪费。不过每次动作不利落都会被阿妈捉住,阿妈就连我都一起骂。”

阿宝跟在他身边,认真听着,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天色更暗,路边灯都开始发亮。拐进小巷,温黄色的灯光洒在BILL脸上,整个人的艳色都少很多,都柔和好多。仿佛平常少年仔一般平常,领口露出的吻痕都不那么突兀。阿宝都很好奇,为什么人都可以有这么多种样,每一种都这样迷人。


“阿妈死后,傻仔整日吵着要吃阿妈做的面,外面买来都不中意,偏偏要那味。整日闹的我烦心,骂他一顿,擦干泪又自己躲在房间想阿妈。我都好没办法,打没用骂不得。”

“后来看他瘦的可怜,试着给他做了碗面。本来是不想阿妈的,看他边吃边哭,竟然都有点怀念。”

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拐进楼道,Bill瞥了一眼阿宝手里的信封,厚厚的一沓明显是照片。后者则躲开他眼睛,把鼓鼓囊囊东西塞进包里装作没事,Bill也不想深究,跟着他开门进屋。

阿宝家和bill想到不太一样,没有遍地的垃圾盒和单身公寓特有的气味,一切都是齐齐整整,除了紧闭的窗帘。

木地板都几少灰尘,老式吊灯透出一种特殊的美感,布艺沙发和架子上的音像碟都几和谐。

“你坐下休息先,我俾你弄东西食。”

阿宝端来一杯水,像是招待客人般害羞,都手足无措。平时的精明和小癖好都一去无踪,仿佛在bill眼里都无所遁形。

bill都不知自己为什么坐在他家沙发上等开饭,都好久没经历过这种情形。没有呻吟也都没有喘息。肉欲都抛出去。都似常人。

他起身,站在厨房边看着阿宝转来转去的准备食材笑了一下开口道。

“阿宝,多做些。傻仔都好爱吃面,两个荷包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