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艳鬼 十一 追命×丁隐

桃花?那儿的桃花是出了名的好颜色。只不过见的人少。” 

丁隐面上带着笑意,他仿佛闻到了一种窥探真想的隐秘的味道。

这种味道危险又迷人。 既站在真相面前,又为了心底的贪念而用一个个理由借口和装傻的目光来隐藏掩饰。


 “我正巧见过一次,你说世间无奇不有,那桃花竟开在夜里,味道浓郁。”

 追命抬起头对上丁隐的双眼,仿佛想读出什么自己一直都想不通的事。

但是又忍不住去劝说自己只是多想。


 越危险的东西越是迷人,比追命更加懂这个道理的是丁隐。

在世间徘徊千年,情感淡漠了不少,这也是为什么丁隐要留在追命身边的原因。

 这种情感的波动他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

 不管是人是妖都是会不满足于平和的现状,而去踏出错误的一步。

走进危险的陷阱里,因为贪恋爱情带来的极大满足感而坠落。


 不过这是不是坏事,还要坠落的人自己说了算。


 “我当初上山前,山脚下的酒家还叮嘱我说山上有鬼,莫要被吃人的鬼吃了去。我追命是谁啊,哪儿能被那么容易吃了去,我吃鬼还差不多。”


 追命对于这种事,其实是能避就避的,这就是平日里看起来一直没什么烦心事的原因,不是没有,而是不去直面。

压在心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翻出来的。 丁隐听了这话低着头小声嘟哝了一句。

 是被你吃了。 追命没听清他说的话,只当他也是在笑这个传闻。


 他荷包里的花瓣也没听清,只当是平日的闲谈。还当做自己是在山上,睡着睡着就忘记了伦理纲常,人妖殊途。





 “那个人是谁?” 冷血远处看着他们两个聊的热切,拉了铁手问道。


 “哦,一个猎户。” 铁手抬头看了一眼给冷血解释道。 “你也知道追命好交朋友,这次回京路上认识的,两人格外谈得来。” 


铁手看着冷血表情有些不对,又转头看看前面的丁隐和追命。


 “有什么问题吗?” 他开口问道。 


“不知道,我总觉得这个丁隐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冷血眉头微皱,在思索什么一样。

 “是吗?不过追命最近的确不太对劲。丢了魂似的。”


 “你最近看着他点,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及时跟我们说。”





 天边渐渐染上了橘红色,甚至还泛着紫光。同追命告别后,丁隐说是回家。

可总不真的跑回山上去。

 突然想起兔子精从前嘲笑自己。

 累了就化成花瓣,睡在风里。

随着风飘到哪里就是哪里。

 丁隐笑着摇摇头,穿过集市穿过人潮。

 寻一处栖息地。 




而处理完事的陵越,总感觉追命那里让人放不下心。也没多耽搁,即刻启程赶到神侯府,没等开口喊站在门口的追命就看到了丁隐的背影。 


这个背影同当年一模一样,陵越感觉心底好像什么地方被狠狠的捅破。他隐了身形不被追命看到,朝着丁隐追了过去。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