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洛丽塔--江洋×Bill

如果一定要用一段文字来形容Bill,江洋即刻会想到洛。

聪明而且诡谲,热切而冷漠。山林鬼神般的魔力,你只消对上他眼,乜话都讲不出。


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同时也是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一-

“我今日好困。”

 

“我都系。”

 

“你有冇失眠过啊?”

 

“你唔想象咁有几痛苦。”

 

他起身,行到江洋身边。

江洋似乎闻到佢身上嘅香气。不是系属於乜化工产品,

都不是洗发露。

 

只系喺bill嘅,每个器官每一个毛管散发出。

 

他可以感觉到bill嘅眼神,当bill伸出手拿起佢枱上文稿的一瞬。仿佛无限接近佢心底嘅秘密,埋藏在字里行间嘅爱慕。

仿佛就站在佢炽热之前。

将醒未醒。

好似系发梦一般,佢见到Bill仿佛focus嘅神色扫过字里行间。

 

当江洋沉浸在某种奇特嘅快感里面嘅时候,bill眼神睇住台上嘅纸,皱眉睇咗一眼,仲坐在那里碍事嘅江洋,索性一屁股坐咗上去。

 

江洋条件反射嘅向后倚靠喺椅背上,仿佛喺逃过咩身体接触。

又或者系喺掩藏住咩心底嘅秘密。

 

阳光无使避讳。

 

洋洋洒洒嘅由窗度射入嚟,倒泻咗bill面上。带住bill走进咗江洋嘅眼内喇。喺都冇行出嚟。

 

bill两指一捻吐出口香糖,按住咗江洋文稿上。好似系连带住按住江洋嘅心,按住佢个心事呀。

他对这些东西一点兴趣都冇,只系心底嘅恶趣。

 

对于江洋佢都唔需要咩讨好,江洋身上都无乜佢想要得到嘅。佢想要嘅,无论系乜。勾勾手指大把爱慕者奉上。

 

佢拧过身,眉峰微拣,嘴角嘅弧度几乎唔可察觉。

佢就似光,都唔避讳瞅住江洋面,仿佛任性仔嘅恶作剧。

人人都讲bill千面,千面又如何,你钟意点样,佢就系点样。

睇唔到真心又点?

你堕落,沉迷。你祈求佢眼底加埋你身影,你想佢停留。

 

他只消笑一声,你都俯首贴地,心底加上锁链。

 

江洋柔住笑对上佢眼,仿佛拥有无限嘅包容。

系呀,喺佢眼内喇,bill绝对系完美。

靓,而且几嚣张。

 

呢个世界上所有动人嘅样佢都拥有。

而且幻化嘅炉火纯青。

 

“如果你钟意嘅话。”

 

江洋对住佢被阳光照射成啡色嘅眼讲。

 

 

林中鬼怪点会知你情,他只是来讨你个命,顺便谈谈情说说爱。

 

你钟意他,便是他要的情。

你离唔开他,是他要的爱。

 

你全心付出,即便是命,也不算是他的罪孽。阎王都冇理去同他争。

 

哎呀呀,是他自己奉上。

 

哎呀呀,是他自个钟意。

 

我不过是睇他一眼,乜都冇做。我只不过是对着空气笑笑,乜想法都冇。

 

 

 

-二-

 

江洋站在窗前,睇bill拎住箱放入车嘅后备箱。

揸座上坐一个带住黑超背头嘅男人

佢放下手里嘅稿,行到另一个窗前,睇bill拉开咗车门。喺坐入去嘅一瞬间bill抬起头,见到紧巢住眉头站在窗前嘅江洋。

 

突然好似发咗癫一样,收去迈进去脚翻转头走,江洋大脑一片空白,拧过身向前走咗几步又退咗返嚟,左转转右唔知有个咩反应好。

 

佢见到bill走上楼梯,甚至步子都发虚,冇任何嘅思索直直嘅冲他扑咗过嚟。热烈而放纵。

佢成个人仿佛畀被冻住一般,失去咗思索同反应嘅能力,佢感觉到BILL嘅嘴唇贴了上来,柔软又热切,舌尖都唔犹豫嘅敲开声气直冲口,仿佛将所有心事都倾诉给佢,但又让人实在系读唔真切。

 

佢唔知欣喜还是悲伤,欣喜bill嘅咀,系悲伤离别。

 

佢自知冇办法,冇办法由陈霆手里去抢。

 

bill都唔会同他一起。

 

Bill松开手,向后退咗一步,江洋身体贴住嘅每一地方都分开的彻彻底底,佢都系原来样,都唔留恋拧转头走落去。

 

佢见到bill拧转身时候面上嘅笑。过白粉都毒。

 

如果可以,佢想将自己投入BILL嘅右面嘅梨涡,想沉死在里面。

 

-三-

 

佢得知陈霆死讯嘅一瞬间系开心嘅,可以这样讲。

 

那瞬拥有情绪太复杂,要挑出唯准确浓厚嘅形容词,就系开心。

 

冇人同佢争。

 

“我好想你。”

 

“可我唔想你,我骗你。但那又点,反正你一啲都唔在意我。”

 

“你知唔知我唔在意你。”

 

“你都冇亲我。”

 

bill走手里嘅箱,都不顾系在路上,直直冲住江洋撞咗去。江洋见到佢睫毛,见到佢眉峰,见到佢鼻尖。

 

全部化作咗柔情嘅一地方融入咗这个锡吻度。

 

唔带有任何情欲成分,净系系bill嘅游戏同江洋嘅真情。

 

喺带住树林嘅条路上上,仿佛拥有了荫蔽一般。江洋藏喺心底嘅所有情绪一下全部都涌晒出嚟。佢好似系身处于天堂。

 

呢个天堂嘅天同地狱之火嘅颜色一样。但佢仍是天堂。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