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艳鬼【九】【追命×丁隐】

人的所有动作都是出于欲望,欲望总是从美好的东西上产生,然后付诸行动。

有的时候是可以被理性控制。有时候不能。

比如想念

 

 

 

急匆匆换好了衣服的追命,皱着眉拎起袖子凑过去嗅了嗅上面的气味。浓烈的酒气仿佛伸出胳膊推他一般把他推了开来。

他抬手拿起桌子上的酒瓶想丢出去,想了想又懊恼的放下。

 

伸了手指着无辜的白瓷酒杯责怪了它一痛。

 

急匆匆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着什么法子遮住身上的味道。一边又怕前厅的丁隐等的心急,最后也顾不得了,穿过长廊绕过水池径直走向前厅。

手不自觉的扯着衣角,就像是要去参加什么考试的小儿郎一般。

幸亏铁手没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然神侯府追命神捕又有故事可讲。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的熟悉的身影立在那里,弯弯曲曲的软发披在脑后,眼睫在阳光照射下仿佛透明的一般。

 

“追命大哥。”

 

终究还是丁隐先开的口,他按下了心中想把面前人掠回去的,最原始的冲动。

尽力的保持住在追命心里的单纯模样。

闻到追命身上的酒气也没多想,只当是个人爱好罢了。

 

追命则是一脸紧张的不敢太靠近,生怕落了个不好的印象。

连忙迎了人入了座吩咐了热茶。向后倾着身子怕身上的酒气太过明显。

 

“家里无事吗?怎么想起到这里来了。”

 

这句话一出口追命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不是在赶人走嘛。于是趁丁隐还没回话连忙接上一句。

 

“正好我近来闲的很,倒也很怀念与你同行的时日。今日来了就宿在这里,多日未见还没好好同你聊一聊。”

 

说着通往常一样习惯性的抬手拍拍他肩膀。

 

正巧丁隐没想好多留一会的理由,这人到好,直接留自己过夜。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扭头打量了下神侯府的四周。说不上多么华贵,但还是宽敞大气的,自小长在这里,难怪身上气质不同于常人。脾性还这么温和也算是难得。

 

 

两人东扯西扯的像是两个小孩,追命憋不住开始给丁隐讲他办案时候的事,听得丁隐也是一愣一愣的。

也就是隔壁的兔子精不在这里,不然看了丁隐这个啥样非得笑的爆了肚皮。

 

“诶对了,我给你讲!还有一次就在那个山上,就是我遇见你的那座山!”

丁隐拿起茶杯的手顿了一下,追命话说出口才想起来丁隐和陵越寻到的桃花瓣的时,也正巧瞅到了丁隐顿住的手。

 

两个人都停止在时间里,心里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等待着时间来推一把。

 

追命心底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才开口。

 

“你在那座山上见过桃花吗?我正巧听了一个关于那儿的传说,你要不要听听?”

 

 

人的好奇心总是经不住思量,明明知道解开了那层迷雾不一定会得到什么欢喜的东西,却开始要踏进去,义无反顾。

万劫不复。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