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我是你短暂流连时懂得进退的乖仔】霆×bill×ben






#我是你短暂流连时懂得进退的乖仔。#

  人人都讲,红港出了名的头牌万人迷阿bill哥哥有个好细佬,虽说是头脑不太灵光。但能干懂事,虽说时不时给bill添些小麻烦,总体上说还是利大于弊。

   那位万人迷阿哥不知何时得罪了某家的大佬,被划花了脸还吃了两颗枪子,旧情人追随者通通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电话里无数个不方便接听的提示响过后,才想起给他傻仔弟弟call个电话。令人惊奇竟然捡回了一条命,推翻了红颜祸水这句话。那傻仔弟弟也是尽职尽责的在家里照顾他阿哥。万人迷也变成了无人理,躺在沙发上似网路上的流行图片一般。

  可阿bill是谁,能让他捡回一条命他必定不会叫你好过。什么事都不如他的命重要。他的命是用什么撑起来的,一张好似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尽心尽力雕刻出来的脸和足够勾掉你魂魄的眼睛。更重要的是足够灵光的脑子。即便是对着镜子歇斯底里的时候,我们的头牌也没忘记下一步该怎么走。

    可能在bill受伤的这段时间,除了弄伤他的那位,最开心的就是小阿ben了。他一边跑前跑后的帮阿哥做这个做那个,又在bill看不见的地方暗戳戳的高兴。高兴他阿哥呀终于肯对他笑一笑,家里终于肯热闹一下。
    可是转眼又在心底自责自己自私,转身就更加倍的对bill好。可是bill哪里晓得这些,他只当是自家傻仔懂事了,说话也温柔了许多,还时不时的丢过去几个笑容。bill天生一副桃花眼,笑起来带着睫毛眉毛一起弯。惹的傻弟弟偷偷的脸红了好几次,当事人还在一边吃着营养餐吹着冷气打着心里的小算盘。
    夏天最惬意的就是夜晚,ben费了好大力气收拾了阳台,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把躺椅。早早的冰了西瓜,还偷偷摸摸的不给bill看见。
     一边的bill正奇怪傻仔今天怎么不粘着自己了,就看见憋着笑的小傻子背着手一点一点挪过来。bill是谁,最擅长的不是勾人而是揣摩人思绪,不然这么多年怎么带着弟弟到今天一步的。
     他装作什么都没猜出来的样子,半睁着眼,抬手拿了ben放在他身边的樱桃放进嘴里。故意不先开口问,等到ben站在那里整个人好像都要缩起来的时候,才收了玩耍的心开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小傻子立刻咧了嘴跑到他身边,扶着他起来,嘴里念念叨叨一看就是背了很久的话。
    “阿哥你中不中意惊喜嘅,你钟意就好好,唔钟意都冇事。我同你讲我给你准备嘅一个好靓的地方……”
    bill听他自夸的都快要上天,勾在他脖子上的手紧了紧,因为刚睡醒声音还带着几分沙哑,这无意中让ben的脸红了一大截。
   
    “乜啊?讲不讲,不讲我走。”
   
    傻仔连忙点点头一转身差点松开手摔着bill。他睁大眼快速的抓着bill的腰搂向自己。
    “阿哥对唔住……你来就知啦!”
   
  bill沉了脸也没说什么,向后了一些离开了和ben紧紧靠在一起的身子,搭在他肩膀上的胳膊用了力撑着,跟着他往阳台走。阿ben笨手笨脚的扶着bill在阳台上坐好,夜风悄悄钻进来,撩了撩bill的额发,挠了挠阿ben的脸颊。
    夏夜里的知了声和坐在小马扎上的阿ben的碎碎念,夜风和怀里被傻弟弟硬塞的冰好的西瓜。
  可能这是bill二十多年的夏天里,最好的一个。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停留,停在这个时刻,就这么平凡的幸福下去。
    因为从阿妈去世以后,他脑子里只剩下活下去,然后变成更好的活下去,

   可是阿ben不知道,他以为阿哥是彻底的回来了,会一直留在他身边,就这样陪着他度过以后很长很长的一辈子。

     一个夏天过去,bill的伤口也慢慢愈合结痂,阿ben也越来越依赖阿哥。每天除了开货车就是想阿哥。不,开货车的时候也在想阿哥。只不过阿哥说那样危险,所以只能红灯的时候偷偷想一会儿。
     有一天返工,ben一回家就看到已经能自由行走的bill正在破天荒的熨衣服。他连忙放下手里的袋子跑过去接过衣服。
“阿哥我来就好!”

  bill摇摇头,把衣服放到一边。眼神在ben脸上打晃。

“这是给你的。”

阿ben一愣,看了看衣服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bill,有些不知所措。bill上前一步,按着自家傻仔弟弟的肩膀,歪着头眼神又回到了从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的都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阿ben想唔想阿哥开心?”
已经快要屏住呼吸的小傻子点点头,忍不住退后一步又被bill拉了回来。
“想唔想住半山大屋开豪车?”
阿ben摇摇头,一看bill神情不悦连忙开口道。
“阿ben不想住大屋,阿ben只想让阿哥开心。”

bill手放在阿ben侧脸,唇瓣跟阿ben微张的嘴唇靠在一起,他感觉到傻仔在发抖,他笑了一下。似情人间喃喃低语。

他说,傻仔,别怕。

他说,阿ben,记住今晚我教你的。

再过几天,我们就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再也不会这样了。

   夜色总是能遮住很多东西,仿佛天一亮就可以冲刷掉罪恶感。重新若无其事的开始新的一天。
    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撒在了还在睡着的阿ben脸上,在睫毛下留下了投影。而一旁的阿bill,靠在床头,盘算好了晚上阿ben的行程。
      他记得陈霆说过,阿bill笑面动人,心黑过撒旦。他说的没错,若是心不黑,他便没办法过到今日。他终究还是把自家弟弟也要铺做了路。
     

    ”听说霆哥今日吞并了太子刚的盘口,在钵兰街摆流水席。这么大的势头,未免有些张扬吧。”
   
    “张扬?敢问红港还有谁能再去同他比,虽说为人狠戾,但是要讲义气谁能别的过他。头脑灵光,做事就连CIB同O记都调查不到。他不张扬还轮得到谁。”
     
   
    带好帽子口罩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bill带着身后穿着自己衣服,抹了发胶戴了耳钉已经醉醉熏熏的阿ben,打听了陈霆所在的包厢。回头解了阿ben领口的扣子,扯开门就推了进去。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包厢里人全都走了出来,只是没有了阿ben和陈霆的影子。
他拉了拉帽檐,靠在墙上。抽了根烟叼在嘴里,bill突然开始担心阿ben,他有点怀念阿ben身上浅浅的肥皂香气,想念他一声声喊阿哥。打火机打了很多下都没点燃口里的眼。
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抽出烟连着半山别墅和豪车大屋一起丢到了地上。扯开包厢门就走了进去。还没等陈霆反应过来一把把他从阿ben身上拉了下来。看着嘴唇被吻的红彤彤的傻仔又是一股闷火。
bill抬起手在傻仔脸上拍了拍,拖着他胳膊就准备往外走。
“对唔住霆哥,傻仔不懂事,给您添麻烦。我这就带他走。”

话没说完就被陈霆扯住了胳膊。

“一年不见,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

阿bill转过身,低着头笑了一下。扶好了一直凑过来的阿ben。

“我听唔懂霆哥在讲乜,阿ben饮多了酒,我要带他回家了。”

他听见陈霆夸张的笑出了声,诧异的抬起头对上他眼。

“我到不知你bill哥几时转了性,但是我一直在等你,从那个乜杜哥动了你开始,我就在等你来找我。”

“我早就同你讲过,只消你一句话,我给你做乜都得。你我一个恶人一个坏到底,般般配。你逃不掉的。”

陈霆上前一步扶过整个人都塌在bill身上的阿ben,让他躺在沙发上喂了口水。再转身时bill已经摘掉了眼睛和口罩。他抬手指着脸上的疤对上了陈霆有些惊讶的脸。

“我知你钟意乜,收起你的那些唬人的情话。我该带细佬回家了。”

陈霆上前一步握住他手,拉过刚刚他指着自己的手指在唇边吻了一下,低头轻叹。

“我怎样才能让你相信,我钟意你钟意的快疯癫,现在你脸上的疤,让我感觉到安全,让我觉得,你除了我,谁都没有了。”

bill愣了一下,他看了眼陈霆身后的阿ben,抽出被握着的手。

“我还有阿ben。”

陈霆笑了一下抬起手揉了一下鼻子,伸手指了一下身后已经睡着了的小傻子。

“你明明知道他不应该留在你身边的,你今天可以带他来找我,那下一次呢。明明是爱他的,我不能让你后悔。”

    他们都没有看到,身后的阿ben偷偷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的泪,偷偷的闭起了眼。装作已经睡着了的样子。他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哭出了声音,可能是大佬搂着阿哥的腰走出了包厢门的时候。
    也可能是阿哥给自己收拾行李的时候。
    也可能是在飞机上,抱着阿哥给买的兔子玩偶。
    也可能是那个叫何总的人来接自己的时候。
     他说,阿ben,我是何瀚。
    我来接你回家。
   
   
    他记得他坐在何瀚车上的时候,何瀚问他是因为阿哥跟陈霆在一起了所以难过吗。
   
    他使劲的摇摇头抬起胳膊,用袖子擦擦眼角的泪。还带着哭腔说。
   
    “不是的,我早就知道阿哥会离开,我只是还没反应过来,以后阿哥不会陪着我了。”
   
    何瀚侧着头看了一眼哭的眼睛鼻子都肿了的小傻子。笑了一下伸手一把搂进怀里。
   
    “那以后我陪着你行不行?”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