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艳鬼【五】【追命×丁隐】


约莫着是到了赶集的时候,平日里不出门的姑娘家也认真的打扮了一番,争着上街凑凑热闹。
即便追命跟丁隐到了已经是下午了,也是热热闹闹的。
路边的摊贩摆出了最好的货物,不管是卖脂粉的还是卖小首饰,卖糕点的还是卖糖葫芦的。都争着扯着嗓子吆喝着让人来看,好不热闹。
追命平时满大街的溜达这种集市当然是不放在眼里,可丁隐想来是鲜少出现在人多的地方的,这时候看着这熙熙攘攘的景象也是好奇的很,眼睛里流露出的神色也少了几分假意,左瞅瞅右看看的。
追命见着乡下小子这么好奇,脸上的神色令人看了也高兴的很。就拍拍他肩膀,撩开披风给他看了看钱袋。
“我说大力兄弟,看上什么了随便挑!你追命大哥这点东西还是买得起的。”
  丁隐回头看了看那人一副大爷的样子,笑了一下点点头。
“追命大哥好意大力心领了,只不过这路途遥远,留些钱在身上以免有什么意外,而且这些东西不过过个眼瘾,真的买的回来倒也没什么稀罕景。”
追命想想也对,拍拍丁隐肩膀道。
“等到了京城我再好好招待你!”
丁隐笑着点点头没做声,这小捕快还真是一副热心肠,半路上捡的人就这么热情的对待,也不怕是什么有问题的人。才刚走了这么两天,就亲热的跟认识了好久一样。
丁隐不知道的是,追命总能从他身上隐隐约约嗅到一股桃花的香气,带着梦里的静谧和安逸,还有就连追命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心动的痕迹。

傍晚,集市上的人也慢慢散了,追命晃了晃手里的萝卜糕指着前面的旅店道。
“天色不早了,再往前一段路没有落脚的地方,我们今天先在这里歇下吧。”
丁隐刚想答应余光就瞥到了店里身着蓝色长衫的男子,虽然不是惯有的天墉服饰,但从周身的气概一眼就能辨认出是何许人物。
记得几年前便听说过天墉城大弟子武艺强,修为高。可丁隐当时偏偏不信这个邪。当真是在太岁头上动土。那一战消耗的修为直到现在还没恢复,不然他怎么会还靠着吸食人的精气过活。
丁隐一把拉住了追命的衣袖,皱着眉犹豫了一会才开口。
“这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今日又不累,再走些时候歇在山里又如何,那天也不是在山里遇着的你吗?”
追命抬头看了看天,拉着丁隐胳膊也不由他就往里拽。
“我也不怕你笑话,那天啊,是我听山下老人说山上有什么艳鬼所以特意去看看,这平白无故的也不赶时间今日就先睡在这里,好不容易到了个有集市的地方,过一会啊我去喊掌柜的弄两匹马来,明个咱骑马上路。”
追命刚踏进客栈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稀罕物一样,松了丁隐的衣袖直奔那个蓝色的身影而去。
丁隐还来不及拉住他就看着追命直接过去把手搭在了陵越肩膀上,就看那天墉掌门也不恼,任由他动作,还伸手给追命整理了下衣服袖子。
“陵越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正好下山在这里办一些事,很快就回去了。倒是你,不在京城待着怎么跑来这里?”
两个人边说边找了个地方坐下,丁隐权衡了一下小捕快和性命哪个更重要后,隐了身形闭了气息躲了起来,站在对面的树上瞅着这边的动静。
“我去办了个案子正在回京的路上呢,对了大哥我给你介绍个人。”

追命看向门口,又喊了几声丁大力。可根本就见不到那人的影子。他出门左右又看了一番,又问了问小二都说没看到。

“奇怪……明明跟我一起进来的啊。”

“是你的朋友?要不要我跟你一起找找。”

陵越站起身看了一眼四周,微微皱了眉察觉到几分不对劲,追命身上的气息也有些不对,像极了从前遇到过的一个艳鬼。

“你那个朋友是什么人?”

追命一边张望一边回答道。
“哦,你说丁大力啊。是我在路上遇到的,他们村发生了瘟疫,就活下来他一个,正准备去京城投靠亲戚呢,这不不认识路,我就正好带他一起回去。”
追命回头看了陵越一眼,走过去拍拍他肩膀,伸手给他揉了揉皱在一起的眉头。

“哎呀大哥你放心,丁大力只是个普通的猎户,连住店的钱都没有,还是我硬拉着他才肯住,况且我好歹算是个神捕,没那么容易上当。”

“那这是什么?”
陵越伸手从追命官帽压着的头发下拿出一片枯萎了的桃花。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