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艳鬼【四】【追命×丁隐】

追命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一般。大概是昨晚的梦太过于真切,以至于他做了真。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句话真没错,念叨着念叨着这山上有东西,连梦里都是带着艳鬼的影子,虽然模样记得不真切,但是那种感觉是确确实实在的。

只不过即便是在梦中,那红衣身影也太让人着迷,梦醒之后都忘不干净,引得人不由的思绪就飘向那处。

就这么想着从庙里的角落站了起来,就着阳光伸了个懒腰,又抬手揉了揉发酸的后腰,莫名觉得神清气爽,在这里睡了一夜也没觉得身上落了湿气。

卸了红装的丁隐隐了身形躲在一旁的树后看着小捕快拍拍衣服上的浮灰伸了伸懒腰就要向山下走。
忍不住在心底骂了句痴儿,吃干了抹净了就拍拍屁股走人。
都怪这桃花香的自保作用,若是未得手,醒了表示没有记忆的,追命还是因为跟他有了肌肤之亲才能有一些印象。

瞅着越走越远的追命,丁隐捏了个口诀化了普通猎户的打扮,头顶夹杂红发也变黑,高高的束在了头顶,从脑后披散下来,额前也弄上了刘海遮盖眉宇间的艳色。

俨然一个未经世事的普通少年。

丁隐收了平日里带了邪气的笑,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新打扮,便朝着追命追了上去。

“这位官爷等一下!”

追命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有些诧异再这地方大清早的还有人,回过头去看到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但好生面熟的少年。一副猎户的打扮,眼睛清澈单纯,一见便让人觉得亲切。

“公子有何事。”

丁隐做了一副悲伤的低落样子,抿了抿有些发红的嘴唇,犹豫了一会才开口。

“在下丁大力,本是蜀山下一普通猎户,可村子不幸遭遇瘟疫,除了我竟无一幸免。无奈之下打算到京城投奔远方亲戚。看官爷打扮应当是在京城里当差的,我对这路实在是不熟悉,还敢问一句能否同官爷同行?”

追命连忙摆摆手。

“不必叫什么官爷,咱跟京里那些什么官爷可不一样,我是神侯府的捕快,喊我一声追命就成。”

话毕又打量了下丁隐的打扮,虽然是普普通通的猎户,但这容貌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做粗活的。
不过看那人眼神清澈,说的甚是恳切,但也想不出什么骗人的动机。便对着他点点头。

“刚好我回京路上一人或于烦闷,两个人做个伴也好。”

丁隐,不,是丁大力。
丁大力咧了嘴笑的甚是好看,应了一声抬手作了个揖。

“那这一句还麻烦追命大哥多多关照了。”

追命一听大哥这个称呼乐了,直接伸了胳膊搭在丁隐肩膀上另一只手拍拍自己胸口。

“丁兄弟,既然你都喊了大哥了,以后有什么事,大哥罩着你!不是我跟你吹,在京城,我们神侯府可是深受百姓爱戴,就算你远方亲戚不收留你!大哥给你找去处!”

丁隐一边装作认真听的样子附和一边忍着笑。

这小捕快,比他想的好像还更有趣一些。

两个人勾肩搭背俨然好的像一对亲兄弟一样,追命忘了的,丁隐记得。
山风记得。
羞红了脸的桃花也记得。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