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艳鬼【追命×丁隐】【二】

追命朦朦胧胧的听到一个声音,潜意识辨别了下是不是想像中的女声。

是个男人。

声音带着一丝冷意,又带着奇特的尾音。

到没有什么勾人的意味,同寻常男子差不了多少。

只是那人一头打着弯的乌发披散着,身上穿着红色的纱制外袍。
腰带上嵌着银色的扣。

眼尾泛着的朱色也不知是刻意描摹的还是生来就有。
本该突兀的一切都在这时候显得那么的合乎情理。

追命用手撑着地一个翻身便跳了起来,手按在刀上,眨了眨眼睛适应夜的颜色。
身上的披风随着动作划出了好看的弧度。

那人纹丝不动,神色平静,只是定定的瞅着他,又轻微的皱眉看着他按在刀上的手。只是垂着的双手攥紧了拳头。

“抱歉,是我唐突了……少侠独身在此处,夜深了,还是小心的好。丁隐告辞。”

那人说完便转过身去抬脚向外走。

并不是什么有威胁的人,也没有出现追命预料中的冲突。

“等等。”

追命收起了警戒的姿势,向前几步拉住那人的胳膊,又觉得不太合适,才收回手。

“抱歉,我无意冒犯……只不过听闻山中不太平,所以才小心了些。烦请莫要介意。”

那人盯着他看了一会,瞅的追命心里发慌,不自觉歉意更深了一些。

“无碍,丁隐也是平素便知夜里容易出事,所以才邀少侠到寒舍一叙。”

似乎是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丁隐才收起了冷下的脸色。夜风习习,吹起了丁隐额发,他抬手无意间抚了一下发梢,这风中就好像带上了似有若无的桃花香气。

素闻山中多艳鬼,不知君识否。

艳鬼桃面不露艳,夜风迷人香。

气氛有些微妙,空气中的香味带着追命的心神,就像用一根红线,一点一点的扯到了那红衫艳鬼的手心里。再也挣脱不得,把追命的心神,和命数,便同那桃面鬼绑了一起。

“那……只有打扰了。”

追命的脸上有一些不自然的红色,只不过他自己还觉得心神还坚定的很。并未察觉到空气中的香味,还有面前人越来越弯的嘴角。

夜里的雾气越来越浓,浓重的连面前的路都让人看不真切。
只是隐约的看着两个身影,向山深处走去。

老人的话总是没错的。

夜深了,莫要出门。

山中有鬼,桃花为面,红梅为骨,杨树为身,夕颜为魂

那是一个小院,四月份,正是桃花开的盛的时节。
追命发誓他从来就没见过开的这般好的桃花。

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