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艳鬼【追命×丁隐】【一】

艳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素闻山中多艳鬼,不知君如何。-

    听说那西山是没有人敢走夜路的。
    从前,有胆子大的人为了省下歇脚钱,便晚上休息在山上的破庙中。
    只不过到了半夜便会听到奇怪的声音,追出去看只能看到一个立在风中伴着花香的影子,第二日便只剩一具骸骨。
    有老人说,那便是艳鬼。
    艳鬼以桃花为面,红梅为骨,杨树为身,夕颜为魂,只不过生于阴时,本该带着的灵气便侵了邪,变成了一身的鬼气。靠着吸食壮年的精气为生,天生的好皮囊,美艳得很。
    山下的村庄便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话,素闻山中多艳鬼,不知君如何。
   
   
   
       “什么艳鬼不艳鬼,小爷偏不信这个邪,今晚我就上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劳什子在作怪。”

追命仰头喝尽了杯中的酒,用力的酒杯拍在桌子上,伸手拍了拍铁质的靴子朝着一边的说书人道。

    “呦这位官爷好大的胆气,老朽佩服佩服,只不过您还是听老朽一句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这事听着神乎,但总归是有依据的,这山下多舒服呐,您还是在这住一晚,明日再赶路吧。”
   
    那老头儿说的恳切,只不过追命那样的高心气,又不是办案的紧要关头,怎么能沉下心去听,况且带有一身的好本领,身为神侯府的人,又岂能被鬼神之说给唬住。
   
    “多谢您的好意,这事也是有蹊跷,待我今晚去山上一探究竟,也给了乡亲们行方便不是。若是我真是栽了,还劳烦您了给我设个衣冠冢。”
   
    追命挑挑眉伸手理了理身上的官服,打着趣给说书的老头做了个揖,抬头看了看已经奔着地平线去的太阳,起身挂好刀。
   
    “天色不早,先行告辞了。”
   
    话毕在桌子上留下了饭钱,又丢给老人家几个铜板。哼着明月楼里天天奏着的小曲寻了条小路上山走去。

     透着橘红色的光渐渐的染上了普兰色,像是兑了水一般由青冥处晕开,又嵌上了几点星辰。夜间山中湿气也多,让人感觉到一身的不爽快,悠悠的夜风带来几缕凉意。

     追命四处张望着准备寻一落脚点,也是有些失望没遇见个什么怪异事,又心底暗骂自己怎么对这些民间戏传起了兴趣。幸好是在办完事回京的路上,不然耽搁了正事后果不可估量。
     前方伴着雾气隐隐约约显露出一座破旧的庙,墙身上的颜色早就被时间侵蚀的露出了底色,门口的香炉也绣的看不出本来的花纹,佛像也是孤寂的坐在所剩无几的黄布下。

     追命四处探了一下,才踏进庙内,朝着佛像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手按在刀上绕着佛像察看了角落,待到确定无碍后才伸了个懒腰,捡了个蒲团拍干净坐在屁股底下,靠着墙角掏出了包袱里的酒壶喝了一口暖暖身子。

   夜渐渐深了,靠着墙角的人已经合上了眼,虽,只不过睡得浅。

   人气渐弱之时,正是万物肆意,鬼气横行之机。

    “这位公子,庙中湿气重,不免沾上病气。不如到寒舍一叙,温碗酒暖暖身子。”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