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凌李】一切开始都是美好的【二】



http://smallsgrass.lofter.com/post/1d3ecaba_108c95f8


-

刑警队同医院的联系实在是多。

李熏然在的警队平时是和别的医院合作的,但是凌远为了打开医院的口碑,以及在其他方面的益处。

所以在警队和别的医院协议到期前,联系了李局长,谈好了第一医院和警队后续发展,签下了新的合作协议。
-

李熏然第一次见凌远是一次特大的连环车祸。事出紧急又是凌晨,交警队人手不够,就调了刑警队临时去帮忙。


警车紧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的时候,李熏然下车的一瞬间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凌远朝着救护车冲过去,边跑边指挥着后续的救援安排。

李熏然保证,他只分了一点点神。
只有一点点。


他一直觉得医生特别神圣,游走在生死之间。

医院状况极其混乱,受伤的病患,哭着喊着的家属。啼哭的儿童,推卸责任的肇事者,加上喊着的医生护士。

仿佛地狱,被一股悲悯包围。而医生身上的白大褂,在混乱中仿佛救世主,穿梭来去。

虽然警察也扮演着世人心中一种来拯救人的角色,但挽救生命和惩恶扬善还是有一定区别。

区别就在于医生无法选择患者,不能以善恶来抉择施以援手的对象。



好不容易稳定了场面,登记了概况。交警队的人也赶到了医院。交接好了所有事物以后,李熏然刚要收队,就看到了凌远。


他正站在走廊边举着X光片同别人说着什么。

天已经大亮,李熏然看看表,从凌晨四点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甚至一副还要再进手术室的架势。

李熏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


这是李熏然第二次见凌远,李局长跟凌院长握着手敲定了具体内容,说着寒暄话往外走的时候。李熏然刚把出警时受了点伤的季白送到急诊,在季白重复了无数遍自己可以让他赶快走的时候,匆匆忙忙跑了过来。
衬衣上大块的血迹吓了李局长一大跳。
李熏然连忙摆摆手解释了一下,低头看了眼手上没有血迹才跟凌远握了手。

"凌院长,那以后警队有什么事还得经常麻烦您了。"

李熏然顶着一身血,和凌乱的小卷毛。
一本正经的和穿着白大褂的凌院长如是说道。

凌院长看着面前的小警察,心里冒出了一句。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

不过他们警局可以烫头的吗?

为什么不可以呢,当然可以。



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和李熏然握了手诚恳的表示以后有什么事可以不用通过下面。直接给他打电话就可以。

李熏然觉得,原来院长都这么好说话的吗。


李局长站在一边欣慰的看着仿佛在正经交际的儿子,心里十分安慰。
总不能老是把他丢出去做一些危险的事,行政上的工作也可以让他沾一沾,锻炼一下。

可惜李熏然的注意力都放在院长的双眼皮和以后警队的便利上了。

"不好意思啊爸,凌院长。三哥还在急诊,我得赶快去看看他有没有事,得先走了。"
李熏然朝着他俩点点头,转身就要走的时候听到凌远开口道。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正好我要去一趟急诊。"
说完转向李局长。

"那李局长我就先失陪一下,有什么问题我们下次再聊。"


-

"记得伤口别沾水,隔一天换一次药。挂完吊针就可以回去了。要休息,不能乱动。"


人人都对警察有一种莫名的神圣感,尤其是受了伤的警察,在急诊的输液室里总会接到人们时不时投过来充满敬意的目光。
李熏然低头看了看自己衬衣上的血迹,把一直搭在胳膊上的警服外套穿了上去。盯着正在输液的季白开口道。


"三哥你饿不饿,用不用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之类的。"
季白嘴唇有些发白,摇摇头开口道。

"没事,一会输完液就回家了。"


凌远合上手里的病历,对着他们开口道。

"没什么大碍,按照医嘱注意不要感染,不要过分活动就好。这几天就不要上班了,请个假吧。"

李熏然点点头,示意凌远一起坐下。

"我会去警队给三哥请假的,麻烦您跑一趟了。对了,我留您一个联系方式吧,有什么事儿也方便找您。"

一边挂水的季白懒懒的睁开眼去看了看李熏然一副大家长的样子,心里感叹管了李熏然这么久。终于轮到李熏然替他忙了。

凌远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事先走了,剩下李熏然陪着季白继续挂水。
季白也没力气多说话,李熏然买了一袋子吃的放在一边,盯着输液管。
时不时问问三哥饿不饿,三哥渴不渴。
时不时用手暖暖输液管,还去伸手想暖季白手腕。
季白虽然非常感激李熏然仿佛像他妈一样,人生第一次对他这么关心。
但是这点小伤,真的,他只想休息一下。



"李熏然,现在是夏天。你给我坐下,这是命令。"

于是李熏然,坐着盯着输液管。实在无聊了就掏出了手机,刷着朋友圈。

突然看到了凌远的头像。
嗯,白大褂,很帅。
忍不住戳进去,一条一条开始刷。

凌远的朋友圈很干净,没有特别情绪化的东西。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文章。
只有自己一些对生活的见解,和时不时关于节气的照片。

偶尔还会有一些合影之类,不是穿着西服就是白大褂,脸上挂着程式化的笑容。

还是现实中的凌院长讨人喜欢一点。

李熏然就这么想着,突然听到季白开口。



"你为什么笑的这么慈祥,你还记得你每次来我家时我妈的笑容吗。一模一样。"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