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mire

我写我的,你看你的。

【庄李】一个普通的爱情故事。庄恕×李熏然

#庄恕×李熏然
#私设ooc致歉

你请不要放手
边想边讲我边走


李熏然也不太清楚他自己是什么时候动了心。
本来他就对爱情这件事懵懵懂懂的,跌跌撞撞喜欢了小青梅这么多年,还是只开花不结果。
可是当他意识到自己仿佛喜欢上了那个整日板着个脸的外籍教授的时候,有些害怕,还有些莫名的期待。


庄恕其实对感情这回事还是有些麻木,他只知道什么人相处着舒服,什么人想让他敬而远之。

李熏然身上会带着一股想让人接近的亲和感。当庄恕被叫去会诊的时候。看着李熏然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一副硬撑着的样子,还摇着头说没关系,不疼的时候。

庄恕觉得有点疼。



他在医院里见过很多次李熏然,要么是送同事来,要么是一些司法鉴定上的事情。

上一次是李熏然刚被救出来的时候,他恰好经过,只看见远处一群警察和医生推着推车往急诊匆匆忙忙的跑。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庄恕也没什么可在意的。
可听到有人喊李熏然的名字的时候,他条件反射般的停下了脚步。


人在接触到自己感兴趣的人或者是事情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去进行关注。

他回头的一瞬间,恰好看到了面色苍白,嘴唇都失去了血色,头发凌乱的搭在前额,整个人像是破碎掉了一般的李熏然。庄恕在原地愣了一下,赶紧跟上了向前跑着的人,边跑边问向旁边的人问是怎么回事。


"抱歉,我们不能透露跟案件有关的细节。"





后来陈绍聪吃饭时候一边嚼着菜一边跟庄恕感叹小警察的意志力。
在几乎没有睡眠和摄入食物的情况下硬生生撑了那么多天,而且还每天进行精神上的刺激。
甚至还被注射了某种精神药物。

"我现在觉得,就算是医闹,咱们医生也比警察安全的多。起码不会被什么什么高智商的变态给抓去这么折腾。要是我啊,估计第一天就撑不住了。"


庄恕皱眉低头盯着在盘子里搅动的筷子,也没听进去陈绍聪说了什么,他放下筷子让陈绍聪替他收拾了盘子。直接奔着ICU去了。



李熏然其实并不知道庄恕从那个时候开始关注他,庄恕其实也不知道。
他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没有人知道庄恕站在ICU隔着玻璃看着昏迷在病床上,插着呼吸机的李熏然。
看了很久很久。


再后来,李熏然被转院,毕竟两个人没有什么直接的接触。庄恕只是会偶尔想起一个卷卷毛的小警察,经常笑着跟他打招呼的样子。
但他绝对想不到,再次见到李熏然的时候竟然是因为心脏边缘的贯穿伤。


他刚回加州大学医疗中心的时候,医院就出了事。美国的治安一向是这样,枪支的管理不善无形中带来了很多祸患。
可FBI和中国警察的同时出现,让他有些讶异。在国内的医院就有过这种事。没想到刚回来又遇上。
刚这么一边想着一边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就接到了紧急电话。
他听到中国警察这两个单词的时候,放下外套和包,拎着白大褂就向手术室跑。



"我当时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你,幸好我当时跟你没有很深的接触,不然那场手术,真的考验我的专业素养。"



过了很久,李熏然同庄恕提起那次手术的时候,庄恕仍然不愿意回想。连一个好脸色都不肯给他。

李熏然知道庄恕那是怕,怕极了。



"我本来以为自己可能,会很艰难的度过这段时间,甚至都有可能就此颓废下去。但是那天,我借着夕阳看到你站在我身边的时候,就觉得这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那会儿李熏然刚接到PTSD的诊断书,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向庄恕开口。
每天开着视频向在加州的庄恕笑着讲今天发生了什么,有多么努力的做复健。
手舞足蹈的,就像真的那么开心一样。
可当庄恕的脸消失在屏幕上,他又像泄了气一般,坐在轮椅上一个人闷着不出声。
整夜整夜的失眠,过渡警觉,易怒。
甚至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做任何事,一点点小事情就会使李熏然受惊。

虽然平时脑袋聪明,但受了伤总喜欢藏着掖着,想要自己去面对这一点。

庄恕真的特别讨厌。

所以当扬帆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二话没说拎着包去了机场。

李熏然还在想,为什么庄恕今天没有给他打电话。
自己在脑海里编了无数个故事情节,甚至都想好了给庄恕告别的话。

当庄恕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一下飞机顶着黑眼圈奔向医院。
好不容易找到垂着脑袋坐在走廊边看夕阳的李熏然的时候。

又气又无可奈何。

可是你知道的,当看到心爱的人在身边的时候,不管怎样都是安心的。

不管什么事都是一个拥抱可以解决的。


"李熏然,疼的时候。难受的时候,是要说出来的。记住了吗?"






评论(1)

热度(38)

  1. 烟雨作诗Cashmire 转载了此文字